首页 > 新闻 > 林怀民:云门舞者都要习武练字

林怀民:云门舞者都要习武练字

时间:2016-7-13 9:02:59
来源:陈梦婕

8月,台湾云门舞集经典之作《水月》将在福州上演。近日,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专赴福州演讲交流。云门舞集是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,创作有《行草》《薪传》等作品。被媒体评为“亚洲第一当代舞团”的云门舞集为何频频出现在田间地头?是什么让一度关门的云门舞集重返舞台?舞文弄墨、练功习武为何成为云门舞者的一门必修课?林怀民一一作答。

 


最好的舞评来自大妈

记者:云门舞集成立30多年了,能否谈谈你们现在的状态?

林怀民:在过去的一年里,有100多天我们是在拖着行李坐飞机、演出、倒时差中度过的。所以,早在1999年我们就成立了云门二团,二团的成员完全是年轻人,主要做普及的工作,同时也编舞。往往他们从境外回来3天后,就出现在偏乡或是庙门外了,节目和纽约、巴黎等地上演的一模一样。而云门一团则主要做户外大型演出,观众最多可达3万人。成立云门舞集,我的初心就是希望能为普罗大众演出,至今没变。

记者:您希望人们怎么评价云门舞集?

林怀民:我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舞评应该是来自一个大妈。她到后台来找我,说:“我从头到尾都看不懂,但是我真的很感动。”懂,是舞评家的事。可是,大妈的话才真正让我们觉得自己有用。因为云门舞集,她把电视剧关掉,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晚上。我们去一个地方演出,往往过了许久,这个地方还有人在谈论云门舞集。在云门舞集最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想起这些人、这些面孔,是他们的支持让我们能够走下去。

 


莫高窟画师带来的感动

记者:您行走世界,看遍了各种艺术形态,对您影响最深的事情是什么?

林怀民:1988年那年,我觉得很累,便宣布云门舞集关门。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大陆来,并去了大同、西安、乌鲁木齐等地,这相当于一趟文化之旅。到敦煌的时候是冬天,在岩窟里面,我看到白发苍苍的画师,在小灯下仿摹壁画。他们在上世纪50年代就到这里了,以他们的水平,作品拿到市场上肯定能卖很高的价钱。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仍在这个岩窟里画着。1988年的莫高窟是什么样的生活水平?他们拿着公家微薄的工资,坚守在这里,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大。

记者:那么,后来是什么让你决定重开云门舞集?

林怀民:从大陆回到台湾后不久,我在台北计程车上偶遇一位的士司机,他的一番话让我决定重开云门舞集。在台湾,许多的士司机都认识我,因为师傅们常听收音机,而我也经常在广播里跟大家交流。他问我,为什么把云门舞集关掉。我告诉他,作为民间职业舞团,云门舞集所面临的种种困难。当我准备下车的时候,他拉住我说:“我们在台北这样的交通里讨生活,也很不容易啊,我们都还在坚持,你也要加油!”我听了惭愧得不得了,便重开云门舞集。我想,以后什么困难都没什么了不起,大不了关门嘛,又不是没关过。

 


云门舞者习武练字

记者:云门舞集被英国《泰晤士报》评为“亚洲第一当代舞团”,您认为中国人和西方人跳当代舞有什么不同?

林怀民:上世纪60年代,有一个国际知名的芭蕾舞团到台湾演出《天鹅湖》。演出结束后,有个人很大声地说:“那种动作我们肯定做不到,因为我们的腿太短了。”我当时很不服气,但是现在觉得,舞蹈也是各有所长。你看,芭蕾舞的动作都是要往上蹦向上举的。西方舞蹈是程式化的,而且不断地在拔高,这符合西方人的身材特点和文化观点,像西方的哥特式建筑,尖顶叠着尖顶。而东方的建筑强调的是圆,比如江南的月洞门、微微翘起的飞檐等。所以,云门舞集的动作是出去后要往回收的,有张有弛,也是一个圆。

 


记者:大多数云门舞者都是受西方舞蹈训练出身,您如何让东方文化融入到他们的舞蹈中去?

林怀民:我们专门请来武术老师来教导舞者太极导引、拳术武功。舞者们也要学习书写汉字,或临楷,或行或草。这些都是他们的必修课。“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”这是形容书法美学与身体美学最好的句子,是力量的爆炸与力量的含蓄。所以云门的舞蹈中集合了东方文化的诸多要素,包括戏曲的身段、武术的步法、书法的心法等等。我曾经遇到过全世界最顶尖的芭蕾舞演员,但叫她捏个兰花指,却是僵硬得不得了,所以这就是文化基因的差异。(本文来源:福建日报,作者:陈梦婕,原标题:台湾第一民间职业舞团的生存法则)

标签:林怀民
相关文章 >>
热门文章
热门话题